老爹生病住院,美貌的鬼话

图片 1

两鬓白霜的一位老人独自坐在不算很宽敞但是寂静得能听见风吹叶落声音的屋子里,老人的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一条一条,刻在略微瘦削的脸上越发显得他的苍老、无力。

问:父亲生病住院,女儿说伺候不方便,这个理由大家怎么看?

“临了,临了,还是只有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在一起。”老人坐在用藤条做的摇椅上,抱着那裱有这一生他挚爱的照片的相框,扶手上放着录音机,带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沧桑和哀伤喃喃自语道。他的眼睛已是一阵黑,一阵白,整个世界在他眼中模模糊糊,失去了色彩和焦距。是的,窗外那棵老梧桐树在沙沙的风中摇曳着它瘦弱的枝干,簌簌地落下枯黄的叶子来配合着这一幅祥和的画面。他已经快走到迟暮了,自从以唱歌为生命的妻子去世后,身子骨不大硬朗,腿脚也不利索了,如今更是连眼睛这个心灵的窗户都要关闭了,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图片 1

手机也是静静地安放在茶几上,上面存着很多有“孝心”的女儿,发来的关切的短信,无非是一些很平常的问候。例如:“爸,今天天气降温了,你没着凉吧?注意添衣。”、“爸,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您一个人生活的还方便吗?需要我回来照顾你吗?”“爸,今天北京有雾霾,不适合出行,你还是最好不要出去了。”看起来也还孝顺,老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可是,在一年前,她也在外地追求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导游和作家,结婚生子,安定了下来。他不想让女儿为他操心,也很希望女儿能回来看看他。
于是,日复一日陷入这样的矛盾之中,倒也不知不觉过了一年。甚至,连她妈在病危之时他也只是很轻描淡写的说:“你妈她很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彼时,女儿正在进行一项非常重要的考核,身体也因为得了一场急性流感住进了医院,工作的事实在是不能再拖延了。所以,他决定让女儿先安心准备考核,因为怕影响到她,并没有告诉她妈妈的真实病情。

看到这里,又想起了父亲刚住院的日子,那时候刚入院,哥哥弟弟接到信还没来到,他要去厕所,那时父亲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我需要一只手搀扶着已经走路不稳的他,另只手还要高举打吊针的瓶子,好在第一次有个青年帮我扶着进去了,到现在也感谢那个不知名的青年。第二次又去,那时那刻,根本不是我计较的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边流泪,一边扶着他就进去了。时隔两年多了,如果没人提起,已然忘记了这件事!

一个星期之后,当女儿从千里之外赶回来看望母亲之时,才知道什么叫“子欲孝,而亲不待了。”就这样留下了他这个糟老头子一个人。此生的挚爱撒手人寰,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而他的女人,在临终之前,愣是挤出了一个笑脸安慰他,要他好好度过没有她的晚年。

说实话,是有点世俗意义上的不方便。但是,如果有兄弟不用那个女儿照顾,可以不方便,或者住院的父亲不严重,还不需要贴身伺候。一旦有需要,要只女儿一人,真是义不容辞!

想到这些,老人不由得眼眶湿润了。这时,伴着空灵、清丽的歌声,手机响了。“嘟,爸,我和子正,决定下个月把你接过来,你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有我们在生活也更有保障些,再说我们都想你了。你说呢?”老人迟疑了一会,这不正是他所日思夜想的吗?和女儿女婿在一起,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如今,女儿难得有这份孝心为什麽要迟疑呢?“不了,我住这里挺好,这不是还有你妈吗?她舍不得她的家她的梦,这是她用她一次次演出换来的幸福。”“可是,你一个人,有这么大年纪了,万一出个什么事,实在是不方便啊。”
”我身体好得很呢,眼不花,耳不聋。你要是真担心我,就多带着妞妞回来看看我,这样我就满足了。”老人违心的向电话那头年轻的女儿说道。“可是……好吧,您要是真的想和我妈在一起那我便依您了。”电话那头的女儿知道,那座房子,是母亲和父亲一生的梦和所有美好回忆的所在地,所以不再勉强。只是难免有些不放心。

那时,父亲病房的三人,都是比较严重的病号,南床上那个大娘,快八十的年纪,偏瘫,大小便都是唯一的儿子照顾,据说这个是养子。北床那个,子女倒是多,但他住的时间长,轮流服侍,轮到女儿,也是全程伺候,那个病人也是意识模糊。医院里的人,无人置喙这一切!

电话挂断了,整个屋子又恢复了寂静。有的人很好奇为什麽老人不说出自己即将失明的实情,让女儿理所应当地在身边照顾他、陪伴他呢?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照顾无行动能力的父母天经地义!这个不是情愿不情愿的事情,是义务!

女儿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还带着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外孙女,这日子着实谈不上容易。所以,他宁愿自己在黑暗中摸索,也不愿告诉女儿实情,所以撒了这个“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谎。


与此同时,一个被查出生命只剩下一年的时光的青年不愿再给家里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让朋友捎话给父母说自己有认识的朋友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医生能治他的病,要前往国外养病,叫他们不要担心。而实际上,俊朗的青年是想父母已经为自己辛劳了一辈子,不愿他们再因为这个病每夜辗转反侧,愁不成眠。先谎称有希望,让他们过几年平静、悠闲的日子,最后就算自己离去,也可以再叫朋友告知父母,医生已经尽力,这是命中注定的劫难,到时他们也不会那么伤心,况且,自己生前省吃俭用留下的积蓄也可以孝敬父母了。


所以,青年穿上外套,义无反顾地拔掉针头,离开了医院,与其说医院,不如说走向了死亡。
他出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乌云不断堆叠,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势头。好似天空都要为他哭泣。

有一次我父亲住院调理打点滴,一次要五六并,是我在照顾,有一回父亲要小便,我举着吊并陪父亲去了卫生间,但父亲由于肚子也不舒服,把大便排在裤子里,我一手举着吊并,闹的广忙聊和,束手无策,好容易把又亲的裤子脱下,光着下身回到病房,但我不知该怎办,就给在距离医院两公里外卖小百的大妹子打了电话,大妹接到信后打出租迅速赶来,用毛巾把父亲满身的污物仔细擦净,又安慰了父亲不要介意,看我这虽是当儿子的都自愧不如,妹子在给父亲擦身时一点也没避闲之举,她真是父亲的好女儿,我在这里要赞他,真的佩服她👍👍👍👍

后来,当这个几近失明的老人在马路上摇摇晃晃,差点被出租车撞上之时,失魂落魄的青年救了他。两颗为人着想而又孤苦的心靠在了一起。此后,老人空荡荡小屋子里,不仅有了天籁般的歌声,还有了一阵阵充满着活力的笑声,那是青年在给这个伟大的老人,伟大的父亲讲笑话。

完全是推托之词,亲人不避嫌。亲生女儿照顾生病的老父亲,天经地仪,义不容辞。

那我们这些身体安康的正常人又应该怎样对待父母,对待身边的人呢?

我父亲去世十年多了,生病住院其间。都是我擦屎把尿照顾,从没觉得男女有别,而难为情。只认为,照顾父亲是女儿应当应份的责任!

有时候,为了我们爱的人,谎言也许会苦了自己,但是别无选择。正如流星告诉孤独的天空,不要怕,我只是暂时地离去,总有一天我还会回来一样。这个美丽的谎言,给了自己力量,也为他人带来了幸福

他为你小,你为他老。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呀。他没嫌你小,你因何厌他老。在老父最需要照顾的时候,拿男女有别而推委。

扪心自问一下,当你年老。你的儿子因男女有别,而拒绝照顾的时候。你做何感想!

我们无论打电话还是回到家,看不到家人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喊‘妈’,即使先看到的是爸爸,也是问‘爸,我妈呢’,不管你是男孩还是女孩,不管你是三岁、三十岁还是五十岁,只要有妈妈在爸爸永远是居屈第二位,可是父亲总是很少直起忙碌的身体,他在儿女面前永远不会多说一些过分热情的话,可总是默默地买回我们爱吃的东西;很少对你表现出知冷知热的关心,确在你每一次离家时,都会揣上带有父亲汗渍的钱。

父亲用一种大爱来支撑着一个家,竭尽全力想多给我们点幸福,他为了我们可以毫无保留!他老了,生病住院了,我们做女儿的能拿不方便来搪塞我们的应尽的孝心和义务吗?

我父亲在世的最后三年,每年都要住几次院,每次我都从住院守到出院,虽然两个弟弟轮班在医院,可是我不放心,担心父亲吃饭搭配不好,担心输液时他们打瞌睡,担心父亲怕麻烦人不愿多喝水;担心爱干净的父亲的衣服他们想不起来换洗;不管是为父亲擦身还是换衣服,我从来没想过不方便,这是给了我们生命、耗尽心血为我们操劳一辈子的人,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和措辞来推脱我们做女儿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难道你要留下子欲养亲不待的遗憾吗!

父母生病,住院,子女说伺候不方便。你生来拉屎尿,父母怎吗伺候的你来。这纯是推词吧了,你说你自己太累照顾不过来,算是个理由。你i说伺候父母不方便,这较个什么理由啊。这就是不孝不顺之子女。你伺候不方便,较谁家来伺候方便啊。有钱顾人伺候都是不孝之子女。父母的生养之思子女是,终生都报不完的思。记言闲老人的脏就是不孝。之要是孝,他就赶觉不着脏,父母老来的脏吧,他还有几天的光阴世界啊。我说的对不对。请你看看,大家朋友们,怎么评论的吧,谢谢。,,,

Leave a Comment.